憧憧安卓软件下载网:APK软件下载,APK游戏下载,首选憧憧安卓软件下载网
今日头条
  • 手游攻略
  • 手游资讯
热门推荐
手游问答
法子英哥哥:我和弟弟没一点关系 他“罪有应得”[图]
  故事的开头总是好的,春天的风,夏天的花‘,秋天的叶,冬天的雪铛铛是一个和我同岁的姑娘,我虽然有姐妹可是我的姐姐并不是陪着我长大的那个伙伴,那时的自己性子野,和个假小子一样很不在亲戚面前讨喜,偶尔也有邻居家的孩子来找我玩,可毕竟是个小哥哥,很玩不到一起,和那些娇滴滴的小姑娘自然也玩不到一起,在只能选择和小哥哥野的时候,铛铛,那个软软的.小小的姑娘来到了我的身边,至此长达十四年之久,我一边喜欢着她,一边讨厌着她。 还记得在那个傍晚,天边的晚霞像血似的一样红,而那天的太阳在晚霞的遮挡下羞羞答答的露着头,慢慢的走了出来,将余晖洒在乡间的树头上,罩着天边的一半红,很好看,也将牵着自己的手的父亲的影子拉的很长很长,而父亲的后边是扎着羊角辫蹦着走的小女儿,前面的路是姐姐每天放学回家后走回家的路,那时的姐姐已经二年级了,不过要走很长的路才能去念书,姐姐比我胆子大倒也不害怕,倒是父亲害怕丢了,每次带着那时聒噪的我去接姐姐。 那时的我在自家的庄子里上学前班,那时的老师是一个女子,个子很高,鼻子很大,每天会站在庄子门前的小学校门口等着我们一帮野孩子,那时候和我同岁的庄子里有两个女孩,两个男孩,那时的我不知是跟着俩小孩坏事干多了还是怎么了,女孩倒不好好和我玩,那俩男孩倒是去哪都喊我,我们学校旁是一个孤苦的老爷爷,脾气很拗,不过每次有好吃的都还是会喊我们过去的,让人不知所措。 就这样,不知今夕是何年的我,不知无畏无惧的我倒是迎来了一个小伙伴,铛铛,她来了。依旧是那样殷红的晚霞,依旧是拖得老长老长的父亲的影子。而,铛铛就是在踏着一路晚霞来到了我的身边,这一来便是八年之久,未曾离开。 还记得那天踏着晚霞,父亲拖着长长的影子带着年幼的我第一次没去接同样是稚年的姐姐,而是去了我最讨厌的奶奶家,记忆里奶奶家总是在大门口拴着一只又大有黄的大狗,每次去都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张着大嘴,吊打拉这眼睛,龇牙咧嘴,伸着长长的大舌头在那吐沫横飞,铁链被他拽着磁力划拉磁力划拉的,可都被淹没在了奶奶大声询问的语句里:你俩爷俩来了,干啥来了啊,乱七八糟的话语里。父亲道明来意,询问着我听不来的话语,就听见说了句什么妹妹的孩子,身体不好啥的,还有奶奶偶尔抬起的手,那时就觉得烦死了,没有看到桥边的杨树,嘈嘈杂杂的笑闹声,没有姐姐带回来的一个糖果。再带着一肚子不满催着父亲回家时,那个带着满眼惊恐的姑娘走出了厢房,炔生生的看着父亲和我,一头稀疏的黄发,扎着两个羊角辫,小而斜吊着的双眼,嘴角还有口水印,一边看着父亲一边走了过来,躲在奶奶的身后,偷偷看着父亲。那是我第一次我觉得那头稀疏的黄发就像我家阿黄的毛,膨炸着。奇怪的是,看到她后我一点点安静下来,也躲在了父亲身后看着她。后来,那头黄发成了我小半生之久的回忆。 等到秋收时节结束时,我在村子里的学前班看到了那头黄毛,被奶奶牵着手走了进来,这让我顿时来了兴趣,眼睛睁的大大的,我看见她也看了我一眼而后低下头,直到被老师安排坐在我旁边,我才知道,原来她也是来上学的呀。从此之后,便一发不可收拾。 我多了一个小弟,不管我干啥,我的身后总有她跟着,一起抓蚂蚱,一起放学,一起买辣条,那时的我总不能午睡,因为我有一帮小弟总是邀我去干大事,隔壁大爷家的牛棚,学校后面的小道,大门口的管道,树荫下的草从,哪里不潇洒,哪里不欢快,直到在一个狂风大作的中午,我闯祸了。在一个狂风大作的中午,我吃完饭就又去玩耍了,那时年少轻狂,初生牛犊不怕虎,那被狂风吹的烈烈作响的校旗,那与狂风咯咯做对的校铁门,一切都在昭示着那一天是个多么糟糕的一天,可那天的我因为拿着好吃的,不知道天高地厚便便以一夫当关之勇冲了进去,而却忽略了跟在我身后稀疏黄发的小跟班,当我回过头看着的时候,那头黄毛跌在黄色的土地上,手捂着头部,有红色的东西留下来,一会儿便打湿了那头黄毛的衣领,随后是眼睛,可我跟着那红色的颜色看下去的时候是一双委屈的眼,泛白的脸,泪已掩盖了一张小而苍白的脸,我瞬间就觉得我的心触了一下,等我回神时迎接的便是老师的询问,奶奶的责备,叔叔们的冷嘲热讽,父亲的责备和母亲的询问,那时的我也好委屈,我就心里想:那也不是我干的呀,不是我让她流血的呀。可是,没人听,没人觉得那不是我的错,在那好几天我不敢从奶奶门口走过,我怕,怕被在门口的叔叔堵着骂我,怕被在门口的奶奶热讽。那一刻,我觉得我是一个坏人,我好像和奶奶不是一家人,因为他们让我恐怖,让我想逃避。直到后来,我真的开始讨厌去奶奶家,去叔叔家。再到后来,我不是讨厌了,是直接没关系了。 自那以后,我也乖了下来。而我的身后再也没有那头黄发了,不是因为什么,是因为奶奶不让她和我玩,也是母亲不让我和她玩了,我也害怕和她玩了。每次他都看着我时,我都不敢去看她。等到来年的一场大雪积了有消融后,就这样重复了几次,父亲和母亲决定把我送进小学一年级,那时的我七岁,铛铛八岁。就这样,等那天我兴高采烈的穿上我白色的短衬衫,等着母亲给我扎头发时,那头黄毛已经背着书包在我家门口了,我那还激动的心就这样活活的安静下来,呲着头发看着她,那时是我第一次她受伤后好好看她,比刚见面时胖了些,不过脑门那有个疤,头发稀疏的都盖不住,我慢慢的低下头去,愧疚委屈和不安冲淡了我即将要去姐姐念书的学校去念书的兴奋,耷拉着头背着新书包更在母亲和那个黄头后面,穿过一条长长的大路,我就看到了不同于学前班门前的大叔,那里有着白色的长长的墙,白色的大墙上写着方方正正的大红字,大道旁边是绿油油整齐而规划的白杨柳,让人眼前一亮,就这样,让我忘了前面的不安和委屈,又咋咋呼呼起来,跑在母亲和那头黄毛前面,笑声掩盖了前面的委屈,兴奋遮盖了前面的愧疚,拉着那头黄毛细长的手就这样走过了六年的小学时光。等有一个来年大雪有重复的积了有消融后,我迎来了我的初中,那个敏感而有美丽的青春。那年我十三岁,铛铛十四岁。在那个美好又放肆的年纪,铛铛显得格外出挑,渐渐长高的身姿不再是瘦瘦的,那头黄发依旧是黄发,别着好看的发卡,柔顺的散在身后,还有那张瘦弱的脸微微泛着红,就如早晨带着露水的花瓣,美好又似娇弱,远远看着让人心动有心疼,那是的铛铛因为家庭,因为妈妈,因为爸爸,这几个词显得敏感而又憧憬,当当那时依旧是爷爷奶奶,叔叔婶婶手中的宝,让人一边羡慕着,一边讨厌着。 那时的我还不知道,铛铛陪我的日子在倒计时。在升入初一时,身边的同学还都是那些同学,熟悉的面孔,熟悉的调调,还都如此的平和,并未凸显出有何不同,也没有何顾忌,前几名的依旧是那几个熟悉的名字,挨批评的也依旧是那几个男生。不过,也显示着不同,初中部要开始跑早操,课程从原来的五门多到九门,从主课一天中午到只有一天两节,班主任不在对你是一上来就一顿揍骂,而是站着用语句攻击你,身边的同学开始一一俩俩的抱团。每个人看着站在主席台前开始宣誓自愿参加学生会的男男女女,心里第一次有了某种奇怪的感受,眼神不由自主的随着那个人飘荡,听见有人讨论那个人便放缓脚步慢慢走过,真真让我感受到了这个花季该有的样子的是依旧是铛铛。那个瘦弱却不娇弱的女孩。 到了初二,那才叫精彩,那时的我依旧是个胖乎乎的的野小子,并未多突出,心思依旧是该如何玩,还有该如何和老妈斗智斗勇看喜羊羊与灰太狼的破小孩。可别人却不一样了,和我一起野大的男孩子们在一个假期中猛地蹿了起来,开学时谈论的不再是学业了,而是许多的趣闻;女孩子们都留起了长发,长了个子越发显得娇俏;男同学不在和我玩,有意无意的躲避转身和后边的男同学打闹;女孩子们都俩俩三三更明显了,走起路来更是羞羞答答;而成绩也越发显得明显起来,就如我,就如铛铛。我那时如果是60分的历史、政治卷子,我能考到五十多分,而数学120的卷子却没上过60分;而铛铛那时显得突出的原因是,政治,历史在平均分以上,数学却从没下过80,变态到一度让我认为是小时候被门给夹得。那时铛铛的成绩总在前几,而我因为数学不好老在十几,这样每次发成绩时家里的亲戚就理应觉的我很笨,一无是处,而铛铛就是神明,让我觉得自己当时低微到泥土里,就这样我在不喜欢我家亲戚的同时连带就不喜欢了铛铛,每次都觉得和铛铛玩很不开心,于是我每次上下学都不会等铛铛,和隔壁家的孩子一起走,我以为这样我能痛快,可是我想错了。在当时一个成绩好,个子高,每一样都很好的女孩子是不缺朋友的,只要她想,除了我,还会有好多,每个都会比我好,那时的我不知道群以类聚,只知道买着雪糕去找铛铛时,她已经有朋友了,既难过的要死,又觉得铛铛跟讨厌了,于是冰棍不再是买五毛两根的‘双胞胎’雪糕,路上的影子不再是两个,而身后更加没有那个安静的带着惊恐的黄毛,让当时本就不聪明的我很烦躁。那是一个秋高气爽的早晨,我依旧站在那宽阔的操场上,等着学生会的过来数人,跑操。却意外地从学生会一个男生嘴里听到了铛铛的名字,他在和旁边的一个和他一起的男孩子再打闹说笑着,那个男生高高的,瘦瘦的,显得高挑,可脸上却带着一丝腼腆,让我很是不解,他咋知道铛铛的名字,于是下意识去看铛铛,这不看不要紧,一看摔了一大跤,这事虽然好奇也就过去了,不过我的腿就惨了,疼得站不起来,被当当看到就扶在一旁站着,我眼里疼的眼泪花都出来了,看着学生会的过来,还有表姐,在初中时我的三个姐姐都是学生会的,(两个表的,一个亲的)姐姐过来看见我眼里有泪花,又好气又好笑的看着我,揉揉我头上的呆毛就让我回班里了,那就是一个契机,我和铛铛又和好了,在回去的路上铛铛看我疼得很,就把我放在一边看我的腿,我原本忍着不和她说话了,可依就很委屈,所以看着被护在身后的铛铛,又觉得没什么,就那样有莫名其妙的和好了,好似就像被猫挠了的主人和不知缘故挠人的猫,各自别扭着,最后因为被不知怎么就顺了毛,那是不愉快的多,忘得更多,和二月天的老天一样,变着脸的耍花样,不轻不重。 那是在一个下午,好像老师把批改了的作业让我发下去,于是我拿着作业走到铛铛坐着的那一组,给铛铛去发作业本子,可是当我走近后,才看见在那高高的书桌后面是拿着一张纸的铛铛,她不知道我在她身后的,便拿着那张泛黄的,写着密密麻麻的白纸上,一直看着,直到我把作业放到她桌子上,她便受了惊一般收起了那一张纸,当时的我还觉得奇怪,那是什么?为什么要藏起来,于是回头又看了一眼,看到她把纸又拿出来了,我想再看细一点,当当身后的一个姑娘就对着我说:你不知道看别人的东西很不礼貌吗?我惊了一下,既觉得尴尬又有点伤心,我在铛铛的眼里也是别人吗?为什么她要把纸张收起来、为什么在我等了一日有一日后,有意无意的和她说还不和我说呢?那个时候敏感而有倔强的年纪,我才意识到:原来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而自己也不是最重要的那一个。 而后,时光如梭。当我惊觉时光早已过去时,那是初三年的第一学期,那是中考即将来临,而就在那个泛着炎热和焦躁的季节,铛铛转学了。被他的母轻给借走了,来时声势浩大,走时依旧不输气势,只是她再也没露过面,转学证是她的母亲过来转的,依旧是老师夸赞的语气,同学之间的可惜。而我那时是怎么想的呢?再也记不起来了,只记得那天下午天气很热,阳光很烈,灼得人睁不开眼睛,让人既不愿有无奈。只是在那条黄昏的路上,依旧是两个人,不过没有欢笑,没有一回头就能看到的笑脸,有的只是一个人和被那被染蹙着七彩霞衣下的一个影子而已。一如那天铛铛来临的那个下午,霞光四射,只是再也没有那头黄色的头发了。 再次看见铛铛,是在高中入学军训的一个中午。在那年辛勤的耕种下,终究是有点所获,便被母亲送入了让当地的一家私立中学,那是一家寄宿中学,所以在一切收拾妥当后还没来得及整理过去,便在军训的像条狗似的拖着疲惫身躯去吃饭时,碰见了铛铛。在人声人沸的食堂里,在人山人海的食堂里,我看见了那头黄毛,只是她的身边还有一个娇俏的姑娘,笑着在说些什么。那时的我虽然震惊,但依旧怂的逃了出去,就如以前走过奶奶家门口似得,怕看见不想见的人。而对于铛铛,不再如夏季时般的热烈,只剩下了尴尬。说来也可笑,曾今形影不离的朋友却因那敏感的季节而也变得尖锐起来,如果说这是成长,那边教会了我,如果别人有自己的生活,拿自己能做的便是不去打扰。 可终究会见面的,褪去了青春的嚣张与敏感,那剩的便就是美好。在午后的操场,有读书的人静坐;也有不知疲惫的少年在肆意快活;还有一一俩俩的青少年们那个躁动而又不安的心;那是一种青春,也是一种成长。在我们班(6)和(5)班如火如荼的进行着较量时,在人声鼎沸的呐喊中,我看到了阵营边外的铛铛,她也是同时就看过来了,不过她是激动的笑着跑过来,而我却淡淡的望着他,最后回一一笑,说了句:好久不见。只是没人知道我说出这句话后内心毫无波澜,知识和昨日老友诉说,也如和眼前这个越发艳丽的活生生的青春所说。就如叶落归根,顺其自然,再无夏季的热列,也如无人得知在当当转学后的一年里经历了什么?那是一身膘肉的我以肉眼可减的速度在彪瘦,在母亲不断地叹气中咬着牙忍着问铛铛为何会离开一样,独自承受者,独自承受者上下学后再无一人跟在身后,从一个喋喋不休成为了一个其他人眼中孤僻的怪物,可怜又可叹。 在时光的毫不留情下,转眼间我和铛铛有各自飞翔,高考完后她报了内地一家学校,而我选择了留在本地。有时间时回回家,看看书,而我身边也有了三三俩俩的朋友,从孤僻的怪物又成了一个在同学眼里活泼的人,只是只有我自己知道,我并不是如此的活泼,那只是一种大环境需要罢了,就如用一张纸在被需要时可以随便转换,如一个被数学老师折的三角形,如讨幼童欢心叠成的飞机,如曾少女心泛滥求当当教我叠的千纸鹤。那一样不是用纸叠的,那一样不是想让别人看到的。只是在这一路走来,遇到过太多太多你无法所预料的事情,所以你就变痛着痛着长大了,看透了,觉得在如稚童那般分明,会为难了别人,苦了自己。而我最怕苦痛,母亲当年说,你这班怕痛,以后可怎么办。奇怪的是,除了在家人面前我常喊痛,可在外面,我曾发烧一天一夜,第二天装着没事人去考试;就如从三楼的楼梯踩空,再也没哭着让人馋。 如今,我们都大学毕业了,有了各自的工作。也碰到过很多的人,如慈爱的老爷爷因旅途陌生的孩子指引方向,亲自送至车站;也有不相识的路人眼里盛着贪欲;也有好心的司机师傅告诉你班车其实比黑车更好;只是我们再也没能碰见那个即使一身伤也跑到对方身边的年轻的自己。慢慢的,互不打扰,碰见了就如老友般谈谈幼年,笑着彼此的糗事,只是闭口不谈那个彩色斑阑的盛夏。 而我希望能在未来有那个由着你任何事,眼里除了你再也盛不下别人的人,从此一生安乐。"